传媒学院
本科生教育 - 学生作品 - 摄影 - 正文

最后的金莲

发表于2015/05/17

1 崔明岚老人的 三寸金莲

 

 

2 给我展示她和她老伴的照片

 

 

3 93岁的她还是一个人梳头发

 

 

4 崔明岚老人在缠脚

 

 

5 她的女儿给亲手做了一双新鞋,但它从没有舍得穿过一次

 

 

6 磨成了崔明岚老人的历史见证

 

 

7 厨子和脸盆是她结婚时唯一的嫁妆,到现在已经80多年了

 

 

8 老人是有信仰的,崔明岚几乎每天都要烧香

 

 

9 除了做饭和一些沉重的活之外,其他的都是崔明岚自己完成,洗一次衣服让她上气不接下气

 

 

10 劳动永远是这一代小脚女人也放不下的,崔明岚老人在整理家门口的草剁

 

 

11 他们比比看谁的脚缠足的最小

 

 

12 村子里的小脚老人和大脚女人经常这样做在一起聊天

 

 

13 家门口都是年轻的人,没有人陪她聊天,她只好离去

 

 

14 电视成了崔明岚老人的唯一伙伴,虽然眼睛不是很好,但是偶尔还是会看的 

 

 

15 窗口成了崔明岚老人的另一个世界

 

 

16 她的这个亲戚一有时间就来陪她聊天,她非常高兴

 

 

17 崔明岚老人在重孙子的扶持下艰难的走出来

 

 

18 崔明岚和一个刚从日本回来的的外孙女聊的不亦乐乎

 

 

19 她的女儿和外孙女共同给她剥橘子吃,她非常高兴

 

 

20 她的一个外孙女来了,虽然她插不上话,但还是很高兴

 

 

21 每逢过生日,子孙们都与崔明岚老人欢聚一堂。也是她一年当中最开心的一天这是明岚老人的93岁生日

 

 

22 四世同堂崔明岚老人的一家

 

 

23 儿女们要走了,崔明岚老人出来,送别

 

 

24儿女远去,她还是一个人望着远去的方向,依依不舍的样子

 

 

25这是她一个小重外孙诞生了,她看了相片非常的激动

 

 

曹婷 89岁, 6岁时缠足。 有6儿2女, 老伴大自己3岁还健康的在世, 这是一个幸福的家庭 。儿女们都特别懂事, 虽然曹婷和老伴年龄大了脑子不记事了 ,但身体还不错曹婷还是像别的老头老太太一样冬天就拿个小板凳去晒太阳, 跟老头老太太们聊聊天。 夏天拿个大扇子在树底下乘凉 ,等着儿女回来吃饭。 因孩子们都已成家, 儿女们商量轮流做饭一家一周 。
曹婷讲到自己的裹脚年代还记忆忧心 说;一辈子也忘不了那时侯受过的罪,因为那时侯才6岁不懂事没少流眼泪。曹婷还记得那个年代有那么句民间谚语说:“裹小脚一双,流眼泪一缸”。“三寸金莲”名字虽雅,但却是女孩子以健康为代价用血泪换来的。缠足开始的年龄,各地不同,大概从4、5岁开始,耗时3、4年,到7、8岁初具模样。曹婷说从还是孩子时开始就以热水烫脚,趁着脚还温热,将脚拇趾外的四个脚趾向脚底弯曲,紧贴脚底,并在脚下趾间涂上明矾,时间一长,脚缠得弓弯短小,使脚底凹陷,脚背隆起,脚的长度会被缩短。

 

 

冯晓梅,84岁,8岁时缠足,17岁时出嫁。她的命运很好也很惨,因为她改嫁过一次至今还记得娶亲那天的情形,嫁给比自己大两岁的新郎官是坐花轿来迎娶她的,新郎骑着一匹大马,很是威风。如今谈起她的第一次结婚,冯晓梅满脸挂着笑容。人命由天,她的丈夫在她29岁的时候因病去世。一双小脚注定她得依靠男人,于是她只好再次改嫁,几经磨难活到现在。

如今,冯晓梅老人再也不愿提起过去的日子。她的的生活也好了起来现在过的很幸福儿孙满堂,儿子们已都搬进了新盖的房子,孤身一人住在老屋里还有院子可以种菜养花。并且她都每天戴起老花镜,绣小鞋——有缎面的,也有绒面的,精致小巧的绣花鞋做了十几双,说是怕在过几年看不见,没法自己做鞋,就没有新鞋穿了。

 

 

黄美萍 89岁 10岁时缠足 。18岁出嫁,丈夫20年前去世。她18岁嫁到泉庄镇沙地村,她说:结婚之前没见过丈夫,结婚那天才知道他快30多岁的人了,但黄美萍是坐着轿明媒正娶的。不过,黄美萍这大半生挺不容易的,谈起过去的日子,黄美萍只说一个“苦”字,便不愿多谈。之后哭了。

如今黄美萍过的日子好了,和儿女生活在一起每天不愁吃照顾的也很周到,家里人丁兴旺,孩子们都很孝顺,3个儿子2个女儿、2个孙子、1个孙女和3个重孙女。儿子们长大了,黄美萍也慢慢变老了,惟一没变的是她乐观坚强的性格。因此的他的身体很健康还经常做点家务活,基本上没有给儿女添太多的麻烦。  黄美萍说:“俺要争取干到100多岁,争取要做白岁老人。

   

 

 

 

 

   

 

 

刘勤叶”,90岁,10岁时缠足,15岁时出嫁。缠足已经到现在为止已有80年了,在解放后由于当时缠足的厉害也没有放开。在那个特殊的审美标准的年代里,天生丽质又缠得一双好脚的无疑是个标准的美人,但命运却偏偏给她带来了额外的负担。15年前丈夫去世,儿女也都搬到外地去了,一年回来看她一次,所以只能自己一个人独守着自己深爱的、用一生的奋斗换来的家产——老屋。

说起缠足叶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为了此时还哭过好几次,痛的几天都睡不好觉更何况走路。现在这双被裹过的小脚早已变形,两只脚的大脚趾已被挤压得完全错位,其他四个小脚趾更是粘在一起,无法分开。刘勤叶说,那个年代流行“小脚嫁秀才”的说法,各家的闺女都要被缠足。“脚被一条长约五丈的白布裹好后,睡觉都不能放松,一直要穿着睡鞋。”还听刘勤叶讲那时侯,大部分女孩子都有一手好艺,几乎每个女孩子都会。由于男人每天都要出去干活养家,天亮出发黄昏才能回来。刘勤叶那时也很能干,也是每天天还没有亮就起床织布织线的为家里添加一点点油钱。但是现在不行了,眼睛也昏花了,做一双鞋都需要几个星期的时间(因为现在小脚鞋很难买到童鞋不合脚,所以只能自己做鞋)。她说现在真是受罪,每天都一个人生活也没有照顾的腿脚也不听使唤,国家也不管。真是受罪的人。

 

 

刘裕眉  86岁,7岁时缠足,18岁时结婚。嫁给了比自己大5岁的陈国翔。生有一男一女。听刘裕眉讲:那年为了生活为了这个家她丈夫陈国翔当了兵,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丈夫音讯全无,全家都在为他担心,那段时间是刘裕眉最难熬的日子。后来,刘裕眉终于有了丈夫的音讯——原来陈国翔一直外省打仗,写给家里的信也没能收到。刘裕眉说,当时村子里共去了8个人,有3个人牺牲了,回来5个人其中一个人残废,还好陈国翔安然无恙,要不还不知道怎么生活下去,由于陈国翔在部队里表现良好,并且还立了三等功。

她说;现在好了生活总算过的去,儿女都成家立业,并且都给她生了孙子,她也没有什么牵挂虽然他们都不在身边,基本上是一年来看他们一次。还偶尔给他们寄点生活费,在加上他的丈夫陈国翔当年当过兵还立过三等功,政府也有一点补贴,他们的生活过的很紧紧有味。虽然生活在这破旧的老房子里,但是生活在很开心,很幸福身体也很健康,可以很好的照顾自己和自己的丈夫。两位老人在经历了一生的波折坎坷,在这里安享最后晚年。

 

 

谭颖 83岁,9岁缠足,17岁时结婚,丈夫12年前去世。现在和女儿共同生活在一起,生活的很幸福。当谭颖老人谈起缠足,显得有些难过。她说,她的脚和母亲一样受缠,母亲不仅自己有着一双精制的小脚,还为谭颖缠了一双好看的小脚。至今谭颖还忘不了缠足的日子:二尺布从中间冲开,缠住、缝上,穿上木底鞋,双手扶墙,痛得浑身打哆嗦,真是另人难以忘记那段历史、、、、、、

现在谭颖老人和儿女们在一起生活,有几亩田地。身体健康的很,还经常帮助儿女下田地种菜干活。她还有一个一技之长就是绣花绣的很好,为了给家里增加点收入,她就做点零活开始在家里绣花。儿子还说她:家里又不愁吃穿的你做这个赶什么呢还赚不了多少钱,由于她的性格,儿子拗不过她,只好每天让她做点,老人可能太清闲了这是打发时间的最好事情。

现在的她每天都会绣一点,并做得自得其乐。

 

 

夏秀莹,88岁,8岁时开始裹脚,12岁时出嫁,生有三女两男,丈夫20年前去世。由于腿脚不好,很难走路,所以基本上不出门。由于儿女一直都在外地,基本上不回来看她,几年才一次,没有照顾也做不了饭,都是靠邻居的施舍,赠送一点饭每天维持生活。这样的日子从10年前一直到现在,她是村子里老人中最可怜的一个。说起裹脚她更是生不如死,骨头缠断了,每天都缠着布,每天都要换,并且每换一次都比原来的紧,一天都哭好几次,疼痛的都不能睡觉那时侯,因此她的脚缠的很小,差不多一年都没能走路...

她年轻的时候绣花绣的很好,手也非常的巧,那时侯他是村子里的绣花能手人人都很羡慕。全家人也生活的很好很开心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几十年。随着年龄的增长腿、眼睛慢慢的不好也就放弃了她的喜好。随着丈夫的去世,儿女的搬走。到现在一直一个人守侯在孤零零的破旧房子里打发最后的时光。看着的她的居住和她的生活,无不让人同情和怜悯。

 

 

张道英,81岁,9岁时就裹脚,17岁出嫁。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张道英说:小姑娘都要裹脚,不裹的话就嫁不出去,邻居也会说闲话的。再那个封建社会里这是没办法的事只有服从的份。出嫁时也不知道自己的新郎官是什么样子,洞房花烛夜当新郎官掀起自己的盖头时才知道自己的丈夫原来是一个瘸子。日子就这样过着,虽然自己并不情愿嫁给这样的人,可在那时侯是没办法的事。一年后她的娃子永顺来到了这个世界,无疑这给张道英带来了无限的希望。几乎每个集市张道英都会用她的小脚走到15里地的集市去,卖掉她平时在家织的布换点小钱,补贴家用。就这样他的二儿`三姑娘`小女儿相继出生了。。丈夫与7年前离开了人世,因为大儿子在本村是位老师,所以和张道英一直住在农村 。让张道英安慰的是儿媳妇孝顺,从不难为自己。儿女们也知道老人一辈子不容易,虽住城里可每个月都回去看望老人家。

   

 

 

赵严玲, 90岁,7岁时裹脚,15岁出嫁。生有两男一女。25年前丈夫去世,现在在儿子家住和儿子、儿媳共同生活在一个院子里,过的很幸福自在。身体也很健康生活也清闲。她还是很有福气的,不仅长寿而且儿孙满堂,也是四世同堂的一家之主。

她年轻的时候,由于丈夫得病不能干活,所以一切活都落在了赵严玲一个人身上,为了生活养活三个孩子,她没夜的织布,然后赶十几路的集市去卖掉换来几斤粮食供养全家。就这样她的儿孙子们都很有孝心,每有时间都会来到赵严玲身边尽一份孝心。

现在一个儿子是饭店经理,一个是理发师,还有一个女儿是医生。另有孙子都结婚重孙子都上学了。每有时间就过来看她一次,赵严玲大寿的时候更是搞的很风光。所以村子里都说她很有福气。

   

 

 

作者:马腾

 

指导教师:沈祥胜  刘虹弦  高宇

 

star